九游会j9涪陵榨菜“换帅”:周斌全掌舵23年后退休新董事长面临业绩挑战

  新闻资讯     |      2023-12-13 14:24

  九游会j912月11日晚间,涪陵榨菜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周斌全因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截至公告日,周斌全还持有涪陵榨菜1031万股,位居第四大股东之列。

  蓝鲸财经记者注意到,时值行业遇冷、公司业绩失速,更有观点认为涪陵榨菜已经触及“发展天花板”。周斌全退休后,摆在涪陵榨菜新任董事长面前的挑战颇多。涪陵榨菜董事长一职将由谁来接棒?新任董事长能否带领公司走出增长焦虑呢?

  发布退休公告的同日,涪陵榨菜另一则公告显示,经公司股东推荐,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审查通过,董事会决定提名高翔为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提交涪陵榨菜12月28日召开的股东大会审议表决。

  而早在12月4日,涪陵榨菜发布公告,公司接涪陵区委通知,高翔任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委员会委员、书记。公开资料显示,高翔出生于1981年,研究生学历,一直在党政机关任职。此番到涪陵榨菜任党委书记前,为涪陵区经信委党委书记、主任。

  值得一提的是,与其他上市公司董事长退休简短的感谢和祝福不同,涪陵榨菜在退休公告中,用超过两页、近千字的篇幅对董事长周斌全进行了赞扬。“自2000年加入公司以来,周斌全始终贯彻落实涪陵区委、区政府决策部署,坚守对股东负责的理念,坚定不移带领公司全体员工做精品、树品牌、促改革、拓品类、强管理,踔厉奋发、艰苦奋斗,把一个濒临破产、资不抵债的国有榨菜企业发展成为如今净资产80.77亿元,年税利过10亿元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为涪陵榨菜产业发展书写了辉煌篇章。”

  1988年,由重庆涪陵区国资委实控的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诞生九游会j9,并投入生产乌江牌榨菜。由于停留在粗放的手工式作业,涪陵榨菜的生产效率并不高,很快就陷入了经营困境。到了1999年底,涪陵榨菜已负债1.75亿元,几乎是资不抵债。

  2000年1月,37岁的周斌全调任涪陵榨菜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而当时摆在周斌全面前的涪陵榨菜,是个不折不扣的“烂摊子”。如何带领涪陵榨菜“活下去”?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周斌全做的第一件事是改变手工作坊式生产,实现工业化。周斌全力排众议九游会j9,从德国引进先进生产设备进行技术改造,并建成国内酱腌菜行业第一条榨菜自动化生产线。在新技术加持下,涪陵榨菜在当年就实现了扭亏为盈,2001年销售额突破1.5亿元,2002年迅速攀升至2.2亿元。

  为迅速打开全国市场,周斌全大胆投入1400万在央视黄金档投了2个月广告,并邀请张铁林为之代言,喊出“乌江榨菜,我爷爷的爷爷都说好”的广告语。自此一炮打响,乌江榨菜品牌形象深入人心。

  不仅如此,周斌全还提出“三榨”口号,至今,涪陵榨菜践行的“三清三洗三腌三榨”工艺依旧是整个榨菜行业的标杆。

  与此同时,周斌全带领公司进行现代企业制度改革,推动涪陵榨菜于2010年11月成功上市,成为中国酱腌菜行业上市第一股,公司市值巅峰时期达到400多亿元。

  在周斌全的带领下,涪陵榨菜份额稳坐酱腌菜行业“头把交椅”。据华经产业研究院报告数据统计,2021年涪陵榨菜市场占有率31%位居行业龙头,甚至超越第二梯队鱼泉、六必居、高福记等市占率之和。

  业绩方面,涪陵榨菜也迎来了自己的辉煌时刻。尤其是上市以来到2022年,公司营收从5.45亿元增加至25.48亿元;归母净利润虽偶有下滑,但也从5574.56万元到了2022年的8.99亿元。

  据涪陵榨菜2023年半年报,今年上半年,涪陵榨菜实现营收13.37亿元,同比下跌5.97%;归母净利润4.70亿元,同比下跌8.87%;扣非归母净利润4.32亿元,同比下跌9.84%。

  实际上,涪陵榨菜的业绩下滑并非突发。在2018年达到营收增速25.92%的高光时刻后,就开始陷入增长乏力的困境,过去四年的营收增速均为个位数。直至今年上半年罕见实现营收、净利“双降”,进入寒冬。截至发稿日,公司市值仅为177.47亿元左右,以历史最高市值来计算,目前已经腰斩超50%,不可谓不惨烈。

  涪陵榨菜2023年半年报进一步披露,报告期内,青菜头收购价格较去年同期上涨约40 %。涪陵榨菜称,公司通过强化成本质量管控、加强与榨菜合作社合作、保持合理原料窖池容量等方式平抑原料市场价格波动,但上半年其毛利率小幅下滑了1.95%。

  财报显示,2019—2020年,涪陵榨菜的毛利率均在58%左右,2021年降至52%,2022年及今年上半年略有回升,在53%左右。对于原材料价格上涨对公司成本的影响,涪陵榨菜还是比较乐观,认为“影响比例在可控范围内”。

  另一方面,涪陵榨菜的销量也呈现下滑态势。从销售品类看,今年上半年,榨菜销售量5.8万吨,比去年同期减少12%,同期库存量同比增长16%;萝卜销量0.3万吨,同比减少12%;泡菜销量0.66万吨,同比增长8%;其他产品销量0.18万吨,同比增长6%。其中,占绝对销售主力的榨菜销售量下滑已持续两年多。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涪陵榨菜业绩不理想的核心原因是其主业增长遇到瓶颈且没有很好构建起第二增长曲线,以前涪陵榨菜主要是靠涨价维持整个营收与利润。

  中信建投统计的数据显示,2008年至今,乌江榨菜或直接、或间接累计涨价12次。曾经几毛钱一袋的乌江榨菜,如今已逼近4元左右。最近的一次涨价是2021年11月,当时对部分产品出厂价格上调幅度为3%—19%不等,甚至还推出了售价高达888元的乌江涪陵榨菜五年沉香礼盒装(900g)。彼时就有很多消费者直呼“榨菜吃不起了”。但结合涪陵榨菜2021年财报来看,依旧是“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局面。显然,涨价并没有起到预期般的效果。

  业内人士告诉蓝鲸财经记者,涨价未必能带来预期般的利润增长,原因可能有很多。首先,消费者对价格敏感,涨价可能导致销量下滑,从而抵消了价格上涨带来的收入增加。其次,如果涨价没有伴随着产品升级或者品牌价值的提升,消费者可能不会接受新的价格九游会j9。再者,运营成本如果也随着涨价而增加,那么利润就可能不会如期增长。

  涪陵榨菜净利下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其在2021年同步祭出了曾让自己声名鹊起的巨额营销策略。但是这一次,运气的天平没有再向乌江榨菜倾斜。财报显示,2021年,涪陵榨菜的品牌宣传费达到了2.4亿元,对比上一年的210万元同比增长113倍。营业成本上扬26.45%,直接致使毛利率下跌5.01%。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告诉蓝鲸财经记者,广告投入和业绩增长之间并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虽然涪陵榨菜在2021年投入了2.4亿的宣传费,但如果广告策略不当、目标受众不明确或者传播效果不佳,这些投入就可能无法有效转化为业绩增长。此外,广告投放也需要考虑时机和持续性,一次性的大量投入未必能带来长期的效益。

  “涪陵榨菜营收下滑的外部原因可能包括市场竞争加剧、消费者需求变化以及宏观经济环境等。内部原因可能涉及产品策略、定价策略、渠道管理以及运营效率等方面的问题。”江瀚补充道。

  从市场面来看,在商品多元化、食品健康化的今天,榨菜行业市场规模已经接近天花板。勾正数据显示,2013年-2019年,中国包装榨菜市场规模从37.79亿增长至了66.88亿元,年均复合增速为9.98%,预计2020年-2024年,这一数字将降至8.23%。

  另一方面,榨菜相关企业的数量也下滑。企查查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9年是榨菜企业注册的高峰期,年注册量均为339家,2019年注册量同比增长58.4%。2020年,榨菜企业注册量是135家,同比下降了60.2%。2021年1-10月,榨菜相关企业共新注册104家,同比下跌1.9%。

  “榨菜市场红利的消减可能与市场饱和度、竞争激烈度以及消费者需求变化有关。随着注册企业数量的减少,这可能意味着市场的竞争正在加剧,而消费者对于榨菜的需求可能已经趋于稳定或者下降。”江瀚称。

  朱丹蓬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榨菜赛道本身不具有大健康标签,未来增长也已触及天花板,所以尽管涪陵榨菜推出了减盐榨菜、休闲食品等产品,但该品类在中国并不新鲜,对其营收的帮助可能不会太大。涪陵榨菜需要突破自身天花板,还需投入大量的人力及财力等去做其他项目的布局。

  然而现实是,乌江榨菜虽然也在探索第二条曲线,但至今没有取得突破性成果。涪陵榨菜曾试图做强萝卜、海带丝、泡菜等产品,杀入川味复合调味品和休闲果蔬零食市场,但其效果并不理想。财报显示,2021年,涪陵榨菜的萝卜和泡菜营收占比分别为6.31%、2.74%,不仅营收占比非常小,而且萝卜品类的销售量还同比大幅下跌36%,与榨菜业务差距明显。今年上半年,涪陵榨菜销售收入中榨菜占比 83.31%,萝卜及泡菜占比13.30%,其他产品占比3.38%左右。

  江瀚认为,在第二增长曲线上取得突破性成果需要企业具备创新能力、市场洞察能力以及执行力。涪陵榨菜可能在这些方面还存在一些不足,或者其尝试的新产品或新市场尚未达到预期的反响。“涪陵榨菜未来要扭转盈利困局,可以从多个方面入手。首先,可以优化产品策略,根据消费者需求进行产品创新或者品质提升。其次,可以调整定价策略,确保价格与品牌形象和产品价值相符。再者,可以加强渠道管理和运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此外,也可以考虑拓展新的市场或者寻找新的增长点。”